Guam US / AGFA VISTAPlus / SuperSampler Dalek 有的時候,我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哪一個我才是真正的自己。每次在和自己對話的時候都會用 "我們" 來呼喊自己內心裡其他的聲音。  我知道有一個在我去日本旅行的時候才會出現,那時候是東日本流浪時,他鼓勵我要不就去日本流浪吧,當天就整理好行李、只買單程機票出發。  後來回來後,他會陪我一起去運動,走路的時候會和我說下次可以怎麼作會比較好之類的。  不過在 2016/09 去廣島時,他就消失了!  我一直想喚起他,可是後來 2016/11 去了東京,也是沒有下落,即使這次去稚內也是。  他拋棄了我還是我遺忘了他。  不過我大概知道他在哪裡,那時候在東京時有一個地方因為時間關係沒去,或許他真的靜靜的在那邊等著。  SuperSampler Dalek AGFA VISTAPlus ISO400 6539-0029 2016-11-05 ~ 2016-11-08 Photo by Toomore

Guam US / AGFA VISTAPlus / SuperSampler Dalek

有的時候,我自己也不是很確定哪一個我才是真正的自己。每次在和自己對話的時候都會用 "我們" 來呼喊自己內心裡其他的聲音。

我知道有一個在我去日本旅行的時候才會出現,那時候是東日本流浪時,他鼓勵我要不就去日本流浪吧,當天就整理好行李、只買單程機票出發。

後來回來後,他會陪我一起去運動,走路的時候會和我說下次可以怎麼作會比較好之類的。

不過在 2016/09 去廣島時,他就消失了!

我一直想喚起他,可是後來 2016/11 去了東京,也是沒有下落,即使這次去稚內也是。

他拋棄了我還是我遺忘了他。

不過我大概知道他在哪裡,那時候在東京時有一個地方因為時間關係沒去,或許他真的靜靜的在那邊等著。

SuperSampler Dalek
AGFA VISTAPlus ISO400
6539-0029
2016-11-05 ~ 2016-11-08

#AGFA #VISTAPlus #ISO400 #Guam #USA #SuperSampler #lomography

Photo by Toomore / Attribution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