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ily's wedding / Kodak UltraMax / Nikon FM2 去年的 9/20 朋友結婚,背著行李和底片機南下新竹幫忙婚禮紀錄,那是我第一次用底片的方式拍攝婚禮。  宴客到一半我就離開了,趕著去桃園機場踏上工作前的最後一次長時間旅行。  在大阪 2 天、京都 7 天、東京 9 天,一共 18 天待在日本。旅途中竟然在一些地方遇到了認識的朋友,驚訝的看著我說「又跑來日本了!」,其實我比較驚訝!  18 天的旅行拍了很多底片,即使到了今天、一年後的今天,我還是分享不完那段旅行。  我還是很想念妳,也很想念那時候想念妳的我。一直不斷的在東京找尋回憶的場景,站在一旁大哭的我、那時候的我,只能放肆的讓自己這樣。即使到了今天、一年後的今天,還是會不時想起。  每次要去日本的時候,總是會在街上感受到日本的氣味,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,是心情的轉換嗎?  不管年假或是特休假,只要有工作空檔、只要心情想去,我就直接飛去日本了。或許那裡才是我可以感到溫暖的地方,即是只剩下回憶。  要回去廣島一趟,那時候在嚴島神社許了一個願望,雖然也不算真的成真,但或許就不要太強人所難了,神明也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忙的!  答謝一趟!  Nikon FM2 Nikon AI Nikkor 50mm f/1.4S Kodak UltraMax ISO400 0942-0024 2015/09/20 Photo by Toomore

Emily's wedding / Kodak UltraMax / Nikon FM2

去年的 9/20 朋友結婚,背著行李和底片機南下新竹幫忙婚禮紀錄,那是我第一次用底片的方式拍攝婚禮。

宴客到一半我就離開了,趕著去桃園機場踏上工作前的最後一次長時間旅行。

在大阪 2 天、京都 7 天、東京 9 天,一共 18 天待在日本。旅途中竟然在一些地方遇到了認識的朋友,驚訝的看著我說「又跑來日本了!」,其實我比較驚訝!

18 天的旅行拍了很多底片,即使到了今天、一年後的今天,我還是分享不完那段旅行。

我還是很想念妳,也很想念那時候想念妳的我。一直不斷的在東京找尋回憶的場景,站在一旁大哭的我、那時候的我,只能放肆的讓自己這樣。即使到了今天、一年後的今天,還是會不時想起。

每次要去日本的時候,總是會在街上感受到日本的氣味,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,是心情的轉換嗎?

不管年假或是特休假,只要有工作空檔、只要心情想去,我就直接飛去日本了。或許那裡才是我可以感到溫暖的地方,即是只剩下回憶。

要回去廣島一趟,那時候在嚴島神社許了一個願望,雖然也不算真的成真,但或許就不要太強人所難了,神明也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忙的!

答謝一趟!

Nikon FM2
Nikon AI Nikkor 50mm f/1.4S
Kodak UltraMax ISO400
0942-0024
2015/09/20

#Nikon #FM2 #Kodak #UltraMax #ISO400 #Taiwan #遺留給妳的文字與影像

Photo by Toomore / Attribution License